×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猴王爭奪」有多殘忍?既分高下也決生死,老猴王不敵新人「慘遭滅門」!

sunai 2022/10/18

猴子,作為大自然中智商接近人類的靈長類動物,在發動猴群戰爭時,所用到的戰略戰術之高,以及戰爭的殘忍程度甚至不亞于人類。尤其是在猴王之爭中,參戰的猴子們還會「勾心斗角」,落敗的猴子更是像爭奪皇權失利的一方那樣,下場凄慘!

異族來犯,猴王能否守住五龍山?

在立春之后,太行山南麓往往會有一個月的枯水期,河南濟源獼猴保護區里大大小小數十個獼猴族群,正面臨著一個殘酷的現實——如果在這個時候找不到水源,整個種族就很有可能因此滅絕。

因而,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爆發幾場獼猴族群之間的水源爭奪大戰。

在這些猴子中,長居于五龍山的一群獼猴堪稱整個保護區的最強種族。它們占領了五龍山一帶的山頭,這里有一眼常年不會斷絕的泉水,為五龍山猴群提供了天然的水源保障。

當然,這樣得天獨厚的生存環境必然會引來其它猴群的覬覦。這樣的戰爭每年都有,猴王「長毛」能夠鎮守五龍山多年,自然也不是浪得虛名之輩。早在敵方猴群潛入它的領地時,「長毛」就謀劃好了接下來的策略。

當異族攀登上五龍山半山腰時,隨著「長毛」一聲高亢的清啼,它的士兵們立刻開始沖殺,沖散了異族排列好的隊形。久經沙場的「長毛」當然明白擒賊先擒王的道理,通過在山崖上的觀察,它早已鎖定了敵方猴王的位置。

猴王「長毛」

在士兵的掩護下,「長毛」從山頂一騎絕塵直奔猴王而來,或許是被「長毛」的驍勇震懾,幾乎沒有任何反抗,這個異族的猴王就繳械投降了。它癱倒在地,發出急促的「吱吱」聲告饒,整個異族大軍也在此刻土崩瓦解。

五龍山猴王爭霸

既然已經取得了勝利,「長毛」便展現了一番作為帝王的「慷慨」,它沒有對異族猴群趕盡殺絕,而只是帶領猴兵將它們驅逐出境。

但是,在五龍山一株灌木的陰影下,還有一只名為「大壯」的平民猴子。望著敗走的異族,它不得不壓下自己心中那個「漁翁得利」的計劃。

隱藏在灌木叢里的「大壯」

敏銳的「長毛」早已將「大壯」這個二五仔的意圖看得一清二楚了,僅僅是一個眼神,就震懾住了蠢蠢欲動的「大壯」。「大壯」的存在對「長毛」來說,無疑是一顆定時炸彈,但剛剛經歷完戰爭的它,此時已經沒有精力再收拾「大壯」了。

「長毛」合上眼簾,斂去眼中的鋒芒,縱身幾個騰挪到了五龍山的山巔上,在這里等待它的是它最寵愛的王后。王后將用溫柔的指端撫平那場戰役給它造成的創傷。

猴群中的婚配遵從一夫一妻制,但作為猴王的「長毛」卻擁有五個配偶,在這五個配偶中只有王后擁有為它順毛的資格。在享受順毛服務的同時,「長毛」心中也是思緒萬千,或許他與「大壯」之間終有一戰,畢竟四年一度的猴王換屆選舉已經迫在眉睫了。

為猴王梳理毛發的王后

五龍山猴群能夠發展壯大,除了有「長毛」這樣驍勇的大王之外,還有另外兩位猴王,它們分別是二當家「瘤子」和三當家「豁鼻」。太行山獼猴的壽命一般在30歲左右,「長毛」已經20歲了,它的身體機能開始逐漸減退,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產生新的猴王,而到那時它的下場會怎樣呢……

二當家「瘤子」

二當家「瘤子」也已經25歲了,它與「長毛」有著過命的交情,同時它也是族群中的智者。而三當家「豁鼻」,剛剛10歲,正是年輕氣盛的時候。在三個猴王的統御下,五龍山獼猴過著富足的生活,但是安逸的生活之下往往隱藏著不易察覺的暗流涌動。

三當家「豁鼻」

立夏之后的太行山南麓雨水豐沛,這一時期是猴子們最平和的時候,因為食物充足,它們不爭不搶,雄性猴子需要抓住這一時期抓緊進食,為三個月之后的猴王爭霸打下一個強壯的身體基礎。

秋分之后,猴群中的氛圍才逐漸緊張起來,這是因為交配期到了。雌性們會在這一時期懷上獼猴寶寶,五個月之后孩子們將降生于春季,避開嚴寒或許能避免小猴子的夭折。這一時期的雄性之間也會展開激烈的角逐,勝出者才能牽手自己心儀的「姑娘」。

年輕力壯的三當家「豁鼻」經過數輪競爭,終于和心愛的雌性走到了一起,然而兩猴還沒有溫存幾天,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就打破了它們之間的旖旎,這個猴就是當時妄圖篡位的二五仔「大壯」。

「豁鼻」和配偶「安安」

猴王爭奪戰即將展開,野心勃勃的「大壯」想要挑戰猴王「長毛」,首先就必須戰勝三當家「豁鼻」。于是,它集結了一波猴子,對獨自在家的「豁鼻」配偶和孩子發起了攻擊,聞訊而來的「豁鼻」在「大壯」強烈的攻勢下開始了激烈的反抗。

長短不一的啼叫和呼喚引來了「豁鼻」的親兵,「大壯」集結的臨時隊伍一觸即潰。

猴群混戰

「大壯」在這次奪位戰中徹底敗下陣來,不僅如此,它自己也只能拖著深可見骨的咬傷,離開五龍山地界,最后等待它的或許是感染而亡,也或許是被鮮血引來的猛獸。唯一肯定的是,對于猴王的權柄,它是永遠沒有資格再爭奪了。

被驅逐的「大壯」

一場內部的風波并沒有在猴群里掀起多麼大的波瀾,但是,這次戰役的勝利給了「豁鼻」極大的信心,它想奪取猴群中那個至高無上的王位,它需要更多的配偶、它需要更多的尊敬!

兩個月的時間轉瞬即逝,太行山南麓被披上了肅殺的冬景。

太行山的冬雪

雄心勃勃的「豁鼻」向猴王「長毛」發起了挑戰!一開始戰斗并不激烈,由于年紀老邁,「長毛」并不愿與年輕力壯的「豁鼻」正面交鋒,而是以防守為主。自此拉開了「豁鼻」針對「長毛」長達近一周的偷襲行動的序幕。這一切都落在了二當家「瘤子」的眼中。

二當家「瘤子」緊盯著「豁鼻」

睿智的「瘤子」是「長毛」的忠實擁躉。在目前以一敵二的局面下,「豁鼻」已經處于劣勢。更糟糕的是,它還曾是「瘤子」的手下敗將。心理上,「豁鼻」就矮了「瘤子」一頭。

可以說,這場戰斗還未打響,「豁鼻」的結局就已經注定了。事實也確實如此,就在「豁鼻」開始出手偷襲「長毛」的時候,「瘤子」挺身而出,一瞬間兩只猴王在懸崖峭壁間扭打在一起,只見懸崖上不時有碎石滑落。

大戰了50個回合后,只聽見山谷中傳來一聲悶響,仿佛是有一方摔下了懸崖。粗糙的崖壁上留下了一抹鮮紅的血跡,連潔白的冬雪也被染紅了。

猴群們紛紛望去,「瘤子」的腰部被咬禿了一塊,正在舔舐傷口。

而「豁鼻」雖然被摔傷了,但好在懸崖并不陡峭,它落在山腰的樹叢中活了下來。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它已經精疲力竭,這個冬天想要繼續爭奪「長毛」的猴王寶座已經不可能了。

幸運的是,由于「豁鼻」并沒有正面挑戰猴王,這也使它避免了像「大壯」一樣被驅逐出猴群的下場,它依舊能在五龍山當它的三當家。

被打敗的「豁鼻」

太行山南麓恢復了往日的寧靜,但或許在「豁鼻」心中,此時已經埋下了復仇的種子,年富力強的它等待著「瘤子」的離世,等待著「長毛」的衰老,而它依然是五龍山上猴王之位最有利的競爭猴選,那個笑到最后的猴王。

敗走的挑戰者們

膽敢「越級挑戰」的劣等猴「大壯」失敗后,被永遠驅逐出了猴群,「豁鼻」也還能繼續當它的三當家。其實,它們已經是猴王爭霸中十分幸運的挑戰者了。這似乎是因為太行山南麓的獼猴們在猴王「長毛」的帶領下,已經收斂了殘忍弒殺的野性。但2006年12月,發生在海南南灣猴島的猴王爭奪戰遠比太行山發生的一切血腥得多。

在這里,統領猴群的是一只年邁的老猴王「花臉」,年輕時的它憑借著強壯的體魄和管理才能,統御南灣猴島多年。但是隨著年歲的增加,「花臉」的毛色變得暗淡,行動也遠遠沒有當年敏捷了。

躲在暗處觀望著這一切的「獨眼」,在心中暗暗謀劃著,總有一天要將王位奪到手中。可是「篡位」絕不是一件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事。精明且年富力強的「獨眼」蟄伏數年,集結了十余只猴兵,尋找著機會,準備給老猴王「花臉」致命一擊。

終于在12月中旬這天,「獨眼」再也無法按捺住自己對權力的渴望,對王權發起了爭奪。這是一場持續數天的拉鋸戰,雙方一開始根本無法決出勝負,盡管「花臉」身體老邁,但豐富的戰斗經驗讓它一直占據著優勢,「獨眼」只能一邊防守一邊伺機發起試探性的進攻。

隨著戰斗時間的拉長,「花臉」體能上的劣勢逐漸顯現,「獨眼」也慢慢占據了上風。此時,圍觀多日的「獨眼」親兵們一擁而上,對早已體力不支的「花臉」毆打撕咬,沒有多久,「花臉」便死相凄慘地合上了雙眼。

然而更殘忍的還在后頭,「獨眼」率領著它的親兵逐一檢查族群里的幼猴,對老猴王的骨血發起了「慘無猴道」的滅絕行動。不足6個月的小猴子當場摔死,無法當場摔死的就驅逐出猴群,讓它們自生自滅。這是幾乎每一屆新猴王上台,都會上演的「大清洗」,新猴王將以此來彰顯自己至高無上的權力。

結語

無論是人類還是猴子,在王權面前,都逃不開弱肉強食的宿命,在上一輪猴王爭奪戰落下帷幕后,勝利者痛飲著失敗者的鮮血。然而,下一輪的競爭者早已潛伏在暗處,高高在上的猴王背后,永遠是同族的尸山血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