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泛濫的清道夫無法走進中國人的胃,印度人表示:可以走進我們的胃

sunai 2022/10/28

在國內,靠吃解決不了的入侵物種,清道夫肯定要占一個席位,它靠著堅硬的外殼,強大的生命力,以及苦不堪言的肉質,讓吃貨們甘拜下風。

清道夫算是一種非常成功的入侵物種了,在我國南方已經泛濫成災,尤其是對吃有獨到見解的廣東,都只能靠捕殺來控制。

它在中國的泛濫,需要我們深思,更需要我們去有效控制。同時,它也從「老家」南美洲出來,接連禍害了幾十個國家。

可是,有一個神奇的國家除外,這個國家的人,憑靠一張嘴不斷地吃,就把清道夫收拾得服服帖帖。

清道夫是何方神圣?

清道夫,甲鲇科下口鲇屬的動物,俗稱 「垃圾魚、吸盤魚、琵琶鼠」,普通的清道夫,體披黑色花紋,具有觀賞性,原產于南美洲淡水流域的土著魚類。

后來,經過培育,出現了24K黃金達摩-金橡膠異型、國王迷宮-L66、貓熊異型等十分漂亮的觀賞魚。

再經過商人的包裝宣傳,清道夫的名號就此打響。起初,各國引進清道夫,是聽說它的嘴就像 吸塵器,若是把它放在水族箱內,可以 快速清理魚糞、藻類等污染物,以達到 凈化水質的目的。

既然能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很多水族館在沒有認清清道夫的情況下,就盲目地把清道夫從南美引進, 免費的勞動力,自然深受青睞。

最開始,確實如此,清道夫適應力強,所到之處, 青苔藻類,來者不拒,甚至被它蹭過的玻璃都明晃晃的,大家看到它的功勞,以為可以高枕無憂了。

可人們發現,清道夫生長速度非常快,當它們吃完浮藻后,由于食量巨大,沒食物時,就開始 對其它觀賞魚下嘴了。

清道夫仗著 全身粗糙的骨板,讓其它魚類完全無招架之力,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魚卵或幼苗被清道夫掃蕩。據研究,一條成年的清道夫, 一天就能吃掉3000~5000粒魚卵,或吞下上百只魚苗。

其它魚類打不過清道夫,還容易受傷,這時,清道夫還會 勤勞地去舔吸其它魚類的傷口,以為是療傷,實際是「種草」,最后造成死亡,好方便清道夫食用。

時間久了,原本種類繁多的水族箱內,就剩下孤零零的清道夫獨自游蕩了。這時,人們才意識到,原來清道夫是 「觀賞魚殺手」啊!既然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人們只能「過河拆橋」了。

當清道夫獲得自由時,就好比 「魚入大海」,仗著自己獨特的生物特性,小日子過得十分舒坦。

清道夫在國內的現狀

我國也是引進清道夫的早期國家,由于清道夫的 「老家」屬于熱帶氣候和弱酸水質,我國能匹配的只有南方(北方為弱堿水質),因此,清道夫幾乎只出現在我國南方流域。

作為敢吃、敢闖、敢拼的廣東人,幾乎沒有動物能活著逃出去,我打心底佩服。可清道夫的到來,硬生生給廣東人上了一課(我們后面講)。發展至今,廣東由于獨特的地理氣候,十分適合清道夫生存,因此, 廣東是國內清道夫泛濫的重災區

根據漁業資源調查顯示,在珠江流域廣州段,清道夫在2015年前肆意繁殖,在此后三年里,數量逐年上升,并 迅速蔓延到廣東的西江、北江、鑒江等主要水系。

尤其 廣東湛江赤坎水庫最明顯,這里原本水草豐美,生態良好,是魚兒的理想天堂,但隨著清道夫每天吃掉大量的魚卵,這里的魚類數量急劇下降。

從2015年起,管理部門不得不對清道夫「下手」。就算 每年捕殺數量高達10萬斤,可仍有7萬斤清道夫在水庫中作惡。

至此,由廣東輻射到廣西部分流域,清道夫已經泛濫成災了。

清道夫是如何在中國泛濫的?

人們向來對新鮮事物充滿好奇心,更何況是名字霸氣的清道夫,作為免費的清潔工,是家家必備的 「魚屎達人」,自然很樂意引進它。

但引進過后,清道夫卻在河道中泛濫了, 無外乎以下幾點原因。

第一:人們認識不足

的確,幼年的清道夫是清理藻類的高手,可它們生長速度快,成年后就變得挑剔了。當藻類、飼料、魚苗和魚卵擺在面前時,清道夫突然覺得藻類怎麼不香了。

據研究,成年的 清道夫最愛吃魚苗,其次是魚卵,然后是飼料,藻類已經被嫌棄了。即便如此,人們對清道夫仍然持追捧的態度。

第二:可以隨意買賣

即便現在,走訪廣州各地的鳥魚蟲市場,比如清平、赤沙、棠下等農貿綜合市場,都能看見 買賣清道夫的身影。由于生活壓力大,誰都想偷懶,清道夫仍然是水族箱的「高端清潔工」。殊不知,抱著僥幸心理的人們,后期厭煩了清道夫以后,偷偷放生的后果有多嚴重。

第三:人們隨意放生

遭人唾棄的清道夫,部分缺乏生態保護意識的人們,把清道夫扔進馬桶,隨意丟入臭水溝,任意扔在河道,這對于清道夫來說,這才是幸福日子的開始。

第四:清道夫不好吃

在研究吃的方面,廣東人頗有心得,可 清道夫卻給廣東人上了一課。

由于 清道夫一身硬骨,堅硬的外殼,讓人們改刀和宰殺較麻煩,好不容易打理好,可一條500g的清道夫,光骨頭就占據400g左右, 剩下的100g才是魚肉

肉少可以忍,但清道夫吃的食物很雜, 肉質粗糙,口感很柴,一股 濃重的土腥味,讓眾人很難下咽。

難以下咽也可以硬著頭皮吃,但關鍵的一點在于, 清道夫身上攜帶有大量重金屬和寄生蟲,即使高溫也很難殺死。 人們吃,并不是盲目地吃,進食的原則,是需要建立在生命安全基礎上的,看來,這清道夫確實要少吃。

第五:清道夫沒有天敵

堅硬的外殼是清道夫抵抗天敵的天然屏障,在我國的河流中,鯰魚和黑魚是「魚類殺手」,它們的存在,有效控制了其它魚類的泛濫。

可清道夫的到來,打破了這個平衡,它們適應力強,繁殖能力強,其它魚類產卵在河底或石面上,可 清道夫喜歡打洞產卵

它們 一次產卵在800枚左右,由于藏在洞中,很少被破壞, 存活率和孵化率又高,到了幼年時,就開始搶食其它魚類的水草和飼料,到成年時,就長期潛在河底對著其它魚卵大快朵頤,還時不時追著魚苗大口吞食。 鯰魚和黑魚也會攻擊它們,奈何啃不動,只能怏怏離去。

這意味著, 清道夫從產卵開始到成年,幾乎沒有天敵。隨著它的生長,也對食物有優先等級,吃完魚苗吃魚卵,搶完飼料搶水藻,再不濟,啃食其它魚類的尸體,它在中國的流域里,根本不愁吃。

第六:法律法規缺失

查閱《中華人民共和國漁業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野生動物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發現并 沒有專門針對控制外來物種的相關法律,也沒有專門阻止放生外來物種的法規,只有某一物種泛濫后的嚴正通知。

綜上所述,清道夫就在中國泛濫了。

清道夫在其它國家的現狀

在南美洲, 清道夫是水獺和美洲鱷的日常小零食,它在老家的日子如履薄冰。當它入侵中國、美國、南非、東南亞等幾十個國家泛濫后,日子過得逍遙自在。

眾多國家中,包含中國在內的幾十個國家,都拿清道夫沒辦法, 唯獨印度把清道夫拿捏得很到位。在進食清道夫的方面,國內吃貨們自愧不如。

印度人為什麼愛吃清道夫?更多是印度的種姓制度和宗教信仰影響。

印度多達100多個民族,人口高于3000萬的就有10個,如果要想研究人種,不妨去印度,因為這里是「人種博物館」。

公元前1500年,隨著雅利安人入侵印度,并在這里站穩腳跟后,印度成了雅利安人的天下。雅利安人壓榨當地土著,建立了漫長的種姓制度,他們根據婆羅門教(印度教的前身)的教義, 建立了四大種姓,由高到低分別為:婆羅門、剎帝利、吠舍和首陀羅,還有一個不被認可的 「第五種姓」——低層賤民。

在這個種姓制度里,婆羅門、剎帝利、吠舍是白人,他們是主子,首陀羅是奴才,低層賤民連奴才都不如, 低層的人只能生死安天命,求生靠本能

這些底層人員想活命,只要能填飽肚子,他們都來者不拒。雖然在1950年印度獨立后,廢除了種姓制度,但經過上千年的洗禮, 種姓制度的余毒是揮之不去的。在不同人種之間,仍然保持著相應的規矩行事。

不過,他們也有原則,一切都源于被他們視為「母親」的恒河。

恒河印地語稱為Ganga, 譯為 「從天堂來」,它是印度文明的發源地,是佛教的起源,是教徒心中的圣河,即使在底層人民的心中,恒河也是不容侵犯的。

他們認為, 恒河水可以洗去自己的罪惡,可以讓靈魂到達天堂。所以,很多印度人民將死人的骨灰撒入恒河,以便洗去罪惡,直升天堂。但是,嬰兒、孕婦、苦修者除外,他們生前的罪惡已經被洗清,他們的尸體可以直接扔進恒河中。

恒河中有專門吃食腐肉的鯰魚(恒河鯰),主要為 埃及鯰魚和巨魾,尤其是巨魾,它是恒河中的 「食人鯰」,它們群體行動,會搶食恒河中的遺體,而印度人民, 出于對死者的尊重,他們很少吃這兩種鯰魚。

在印度人的信仰中,不光要扔遺體到恒河中, 還要將特殊的生活垃圾,牛的糞便,人體排泄物等扔進恒河中,這條河發展至今,早已變成污染的重災區。而這些鯰魚體型龐大,動不動就是2~3米長,百公斤重, 體內堆積的大量有毒物質也讓印度人很少吃它們。

而作為外來物種的清道夫就沒這麼幸運了,印度的氣候,配上恒河的環境,對于「清潔小能手」清道夫來說,簡直是天堂。很顯然,它靠自身魅力在這里站穩了腳跟。

清道夫只是「藝名」,它的 學名叫「多輻翼甲鯰」,呀!是鯰魚,這對底層的印度人民來說, 清道夫就是上天派來拯救他們的啊!

在印度,牛是「圣物」,他們不能吃牛肉,同時還要把 牛屎牛尿當作「圣品」處理。恒河鯰也不能吃, 當食物匱乏時,就只能找清道夫充饑了。

而清道夫最長不過30cm,最重不過1.5kg,即使它也吃腐肉, 但它體型小,毒素自然累計得少,食用起來比較放心。即使被毒倒,還有「圣品」救急,印度人民表示,不要慌,穩得住。

神奇的印度人民居然征服了清道夫, 「高端的食材」,直接放在火堆里燒著吃,吃膩了「火燒魚」后, 放架子上烤,配上咖喱嚼,放入油鍋炸,放入鐵鍋燉,他們吃的嘎嘣脆,津津有味。

恒河中的動物早已練就百毒不侵,恒河鯰即使泛濫,但人家有宗教信仰加持,不能輕易觸碰。 而半道泛濫的清道夫,即使它也百毒不侵,不過它扛不住「善于解毒」的印度人。

中國該怎麼控制清道夫?

第一:立法并加強宣傳

農業農村部頒布的《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規定》中, 明確禁止放流不符合生態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種,其中就包括外來物種。

但也要建立外來物種交易和規范放生的相關要求, 加強外來物種的科普宣傳,讓人們知曉放生或處理不當的嚴重性,并建立保護生態的意識, 用強制手段來管控。

第二:調動捕撈積極性

政府應該組織人員,加大捕撈力度,比如 以財政補貼計件的方式,捕撈一條獎勵1元,除此之外,將誤工費,捕撈費等費用一并納入,只要 調動漁民捕撈的積極性,相信大家都不會隨意放生。

第三:探索商業化道路

人類不宜食用清道夫,但一些動物可能會喜歡它, 人們可以將清道夫研磨成魚粉,走商業化道路,只要開拓了市場,相信會有更多人捕撈清道夫賺錢。

總的來說

任何物種都有自己棲息的理想環境,清道夫本是南美洲的土著魚類,在南美,它有水獺和美洲鱷兩個天敵控制,不至于泛濫, 當它云游各國時,少了天敵的約束,泛濫是自然的

大自然講究萬物共生,生態平衡, 一切泛濫的根本都源于人類,比如澳洲泛濫的野兔、駱駝、狐貍等,都是引進的外來物種,比如我國泛濫的清道夫、福壽螺等,也是外來的。

如果我們不去引進,就沒有泛濫一說,事在人為,希望人們遵循自然規律,和諧共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