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獅子戳醒午睡的河馬,遭對方狠狠反殺,一口被咬住頭毫無還手之力

sunai 2022/10/10

非洲大草原上,一頭成年母獅子正在溜達著尋找食物。遠處是成群的斑馬和羚牛,它們抱成一團,在蔚藍的天空下形成鐵桶一般的防御,一看就不好惹。母獅只好繼續向前走著, 這時,枯草遍布的泥地上,一坨黑色的肉山吸引了母獅子的注意。

母獅子停頓了一下,似乎沒有認出來這是個什麼物種,小跑幾步上前,用嘴巴戳了戳它的屁股,一下沒反應,又連戳了好幾下。這操作把遠處低頭吃草的斑馬都吸引過來了,紛紛抬頭看:「老妹干啥呢」。這時肉山突然晃動了一下,緩緩地站了起來。母獅子愣了一下,警惕的往后退縮了幾步,可能沒想到這玩意還是活的。

被母獅子盯上的河馬

肉山原來是一只在草原上打瞌睡的河馬,面對戳醒自己的「百獸之王」。河馬起床氣騰的一下就上來了,遠處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斑馬紛紛駐足眺望。獅子似乎也知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動物,趁著河馬剛睡醒,有點迷糊,扭頭就跑。

結果沒想到河馬笨重的身體此刻卻顯得格外靈活,在強壯的四肢的幫助下,河馬迅速地把身體掉了一個個兒,認清了眼前的敵人是誰,撒開蹄子就追。 獅子僅僅跑出了一小段距離,就敢回頭看看情況還是怎麼的,卻剛好撞上迎面殺來的河馬。

那一刻,塵土飛揚,河馬更是毫不客氣地張開90°的大嘴,一口咬住了母獅子的頭,瞬間提溜起來,再把對手掀翻在地,圍觀的動物早已被嚇得左突右串,而此刻心里最慌的應該是被咬住頭的獅子。

如果你看見河馬吃西瓜的視訊,應該就能理解母獅子此刻心里是多麼的慌亂,心里該是給了自己無數個巴掌問自己為什麼要去招惹這樣一個瘟神。即使是雌性河馬的咬合力也能達到800公斤,可是現在后悔也沒有用了,獅子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四肢亂蹬,爪子在河馬皮糙肉厚的臉上拼命亂劃。幸運的是,河馬似乎也沒有要死磕到底的沖動。

起床氣一過,差點給河馬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嘴巴里含了個啥,不行不行,溜了溜了。母獅子好不容易把頭掙脫出來,意識到自己剛剛在鬼門關前遛了一圈,也轉身撒腿就跑,我不是百獸之王嗎?沒想到差點死食草動物手里。河馬,作為食草動物的巔峰王者,它真的在非洲無敵手嗎?

為什麼我說河馬是個小趴菜

相傳,在中國互聯網上,雖然它不是本土物種,但互聯網的每一個角落里,都流傳著這樣一只神獸的傳說。網友說它發怒的時候,鬣狗遭殃,豹子被虐,能咬爆雄獅的頭,能咔嚓把河流之主尼羅鱷一口斷成兩截,最過分的是當著草原二霸白犀牛的面拿犀牛角剔牙。

河馬自己聽了都要連連搖頭說這不是我,這些事情是對的,但又不全對,河馬是世界第一大嘴獸,它體型巨大,體長2到5米,重達1至3噸。

即便是在非洲這個怪物橫生的土地上,它的體型也能排得上號了,它最突出的特點還有著一對長達60厘米的大獠牙,皮膚厚度更是能達到驚人的5厘米,皮質護甲能擋一切來犯之敵。僅靠這些,河馬能稱霸草原嗎?無疑是癡人說夢。

在非洲,人們觀察到獅子會獵食河馬,在有準備的情況下,雄獅帶領下的小獅群,就能輕易地把一只成年河馬困死在陸地上,由于河馬是半水生哺乳動物,它們的皮膚長時間離開水會干裂。因此被獅群包圍的河馬常常因缺水而脫力,面對獅子的撕咬甚至都無法做出有效的抵抗。還因此獲得了一個可愛的名號「挨啃小天使」。

被獅子獵殺

另一個非洲一霸能和河馬和諧共處的原因只有一個,咬不動,仗著皮糙肉厚,河馬常常會和尼羅鱷在同一個水池里泡澡,別看河馬是食草動物,但它靠吃素就讓自己成功的肥的像個球,脖子都被肥肉堆積的快看不見了,空長有一張大嘴的尼羅鱷對成年河馬根本無從下口,河馬也對這個霸道的鄰居無可奈何,在這種情況下,兩只動物竟然達成了微妙的和諧。

河馬與鱷魚和諧共處

不過注意,鱷魚和河馬達成了契約對于大體型的鱷魚來說是無效的,因為依靠著大體型,鱷魚可以輕易的咬死河馬族群中較弱小的個體或把小河馬拖入深水慢慢享用。傳奇巨鱷古斯塔夫,相傳在它經過的時候,河馬會警惕地把幼崽和雌性圍成一圈,保護起來。在超過5米長的巨鱷面前,河馬能否自保都成了一個問題。

鱷魚摔死獵物

非洲攪屎棍

雖然戰力沒網上傳的那麼玄乎,但是除了鬣狗以外,河馬是第二個可以被稱作是非洲攪屎棍的動物了。有一天晚上,一只上岸吃草的河馬偷偷摸摸地摸到了一只犀牛的屁股后面,它首先蹭了蹭犀牛的屁股和小尾巴,用嘴巴輕輕的啃咬犀牛的大臀。

在淺水區河犀牛硬剛

這徹底地把犀牛惹怒了,其實不僅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其它動物的屁股也不好摸。犀牛轉身就給了河馬一個大嘴巴子,四肢穩固,頭朝下亮出堅硬的犀牛角。這犀牛角油光水亮,一看就能輕易破開大型食肉動物的肚皮,河馬也張開大嘴露出尖牙嚴陣以待,正當氣氛烘托起來的時候,卻遲遲不見打起來,攝像都耐不住了,結果鏡頭拉近一看,河馬的牙齒正靠在犀牛角上磨牙呢。大哈喇子滴了犀牛一臉,給犀牛氣得追了河馬3公里。

被犀牛追上的河馬

作為領地意識極強的霸主,河馬在用氣味標記領地時也是別具一格,別的動物頂多在領地邊緣灑灑水,隔幾段路留點不可描述的東西,但河馬不一樣,河馬的肚子里沒有盲腸幫忙再吸收,導致河馬喝進去的水,大部分會跟隨糞便一起排出來。

在水中排泄的河馬

當便意涌上心頭,河馬就會走到領地邊緣,開始了它攪屎棍的操作,它會一邊拉一邊用小尾巴拍打糞便,把東西甩得到處都是,在它經過的路上,是可以看見糞便甩了一路是多麼別致的風景。其它河馬不用靠近,隔大老遠就能聞到非洲老三又在劃分領地了。當然,如果是在發情期,這種標記領地的行為會演變成飛翔大賽,糞便飛得越遠越能獲得雌性河馬的喜歡。這種比賽靠丟屎丟的遠,來俘獲雌性芳心的迷惑行為,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但作為非洲攪屎棍,河馬的糞便作用可不僅僅這麼點。2000年左右,科學家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位于東非高原上的馬拉河,每年8月份,會迎來一段豐水期。豐水期會帶來更多資源促使魚蝦迅速繁殖。

馬拉河部分景觀

但在馬拉河卻恰恰相反,這里的魚,會在漲水的時候成批成批地死掉。沒錯,罪魁禍首那日日夜夜在馬拉河里撒潑打滾的河馬,殺死那些魚的,是這4000多頭河馬每天排出的8.5噸糞便,在河流里蔓延100多公里,把一段馬拉河變成了一個充滿著氨氣、硫化氫及甲烷的池子,糞便滋生的細菌更是消耗光了全部氧氣,河里的魚就這樣被熏死加憋死了。

科學家達頓更是將這個研究成果發表在了《自然》雜志上,標題就是《河馬排泄的有機物,導致下游缺氧和魚類死亡》。實在是太震撼了。

被熏死的魚

事實上,它們搞了陸地上的動物,搞死了河里的魚,連自己也不放過,2004年,烏干達伊麗莎白國家公園,一夜之間,河面上出現了數百只河馬的尸體,當地的居民也因為用了河里的水,染上了某種怪病,離奇死去。

死亡的河馬

科學家們解剖了河馬尸體,結果從河馬的腦子里發現了傳說中人人聞之色變的炭疽,也叫惡魔種子。這揭露了一個血淋淋的事實,河馬除了吃草,還吃同伴的尸體,就這樣,炭疽在河馬中傳播開來,尸體沿著馬拉河順流而下,從馬拉河中端到末尾,一路都是河馬的尸體。科學家們甚至在年底專門開了個會,研究要不要把河馬從草食性動物改為雜食性動物。

最后,如果你在野外看見一只胖乎乎的河馬在朝你開口大笑或打哈欠,千萬不要覺得它可愛和幽默。河馬在笑和反復打哈欠,這是河馬標志性的挑釁動作,如果你再不跑的話,它就要發動攻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