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獨眼獅王刀疤的落幕,在生命最後幾天,跛腳虛弱行走20公里返回出生地,吃上幾口河馬肉,倒在童年玩耍的草地上!

sunai 2022/08/10

馬賽馬拉的標誌性傳奇,戰神「刀疤」走了。

它于2021年6月10日倒地,一動不動地躺了幾個小時,偶爾抬一下頭。

為了避免它被斑點鬣狗吃掉,和被別的好奇的「狗仔隊」攝影師過度打攪,馬賽馬拉的管理員靜靜守候了它很久,直到它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刀疤」多年來,一直是馬賽馬拉的明星和偶像。

「刀疤」永遠不會被遺忘,它為來自于世界各地的無數訪客帶來了具體而震撼的王者形象,令你一見傾心。

在現實生活中見到「刀疤」被認為是一件「大事件」。 如果你去過馬賽馬拉,有一個決定性的比較就是,見過「刀疤」的人,和沒有見過「刀疤」的人。

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看到它都興奮得手舞足蹈,激動不已。

「刀疤」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場,那種所謂的「男子氣概」是個獨一無二的傳奇。

再加上它粗獷的,甚至有些醜陋和可怕的「美貌」:可怕的的獨眼,從額頭上橫七豎八掃過的黑色鬃毛,就像迪士尼電影中的惡棍。

「刀疤」身上淋漓盡致地體現了「草原之王」的每一個特徵。

令它一戰成名的,像被一把長刀劈過的「疤痕」。我們都記得那驚天動地的一戰。

但很多人都沒有見過「刀疤」年輕時的模樣,在它成名之前。

攝影師Sandia Stuppardt分享了她10年連續不間斷對「刀疤」的跟拍,下面三張,就是眉清目秀的小鮮肉「刀疤」,彼時應該叫做「無傷公子」才對。

文雅,乾淨,不夠壯,有些慫。

2011年,「刀疤」在與它的三個兄弟亨特、西克奧和莫拉尼聯手爭奪領地時,被對手一爪子拍在臉上,失去了右眼瞼。

2011大戰之後不久 

那年,它們兄弟四人贏得了著名的「沼澤」獅群中美麗的母獅,趕走了未成年的雄性。

「刀疤」和它的兄弟們統治多年,挑戰不斷,但幾乎所有的挑戰者都短時間內就被幹翻了。傳說,四兄弟的聯手,共同捍衛了「江山」完整,整整八年!

這在獅子帝國裡,是一個偉大的成就!

以下是我特別喜歡的一組「刀疤」家族生活照。

「刀疤」繁衍了無數下一代,比如如今馬賽馬拉的「來克羅」獅群、「天堂」獅群、沼澤獅群和「觀測點」獅群等,「刀疤」的基因流淌在這些獅子的血液裡。

「刀疤」離開後,它的家族和遺產將在馬賽馬拉繼續。

四個火槍手

「刀疤」和他的仨兄弟被稱為是 「四個火槍手」

「刀疤」何以成為馬賽馬拉最偉大的獅子?

因為,它是當之無愧的戰神。

在「刀疤」身上所體現出來的戰士精神,是經過數千年大自然的創造力而提煉出來的。這些美麗,宏偉的生命力量讓我們肅然起敬。

目睹獅王生活的人,都被它們面對命運挑戰時的堅韌和決心所感染和鼓舞。

它們奮戰到底,將每一刻都當作是生命的最後一刻。

我們之所以向這些獅王致敬,是因為,它們就是它們自己。

大部分人對于獅子的尊重,發自內心。無論是在它們生前有幸目睹和拍攝到了這些美麗的影像,還是在回憶這些神奇的生命時,都不由自主地心懷敬意。

大自然有它自己的規律,這個世界需要那些對生命沒有恐懼或偏見的人。

以下是傳奇獅王「刀疤」,最後的歲月紀實。

「馬賽馬拉大貓圈」的凱西分享了「刀疤」王最後的一餐紀實影像。它和「薩拉斯」雄獅聯盟的哥仨一起,分享了馬拉河中的一隻河馬。

它吃得極少,虛弱到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其它獅子依然對老王保留了最大的尊重和禮讓,對它那習慣性地王者咆哮,充耳不聞,避讓三分。

「刀疤」活過去年已經很不容易,屢屢被誤報壽終正寢。最後一頓飯,它走了20多公里來到馬拉河邊,吃了幾口河馬肉。「薩拉斯」仨兄弟要繼續巡邏領地,也無法總照顧它。它極度乾瘦的背影,我們都擔心它活不過這幾天,一直都有人遠遠跟著它。

獨眼,醜陋,跛腳,邋遢,瘦弱,脾氣也臭烘烘…可依然是獅子世界裡最被敬畏的戰神,深得非洲圈敬愛的氣質獅王。

它生命的最後幾天,一直被熱愛它的人類靜靜地遠遠地守護著。

它的影像和故事,遍佈全球野生動物攝影界,永遠留在了我們深愛的馬賽馬拉。

「刀疤」最後的時刻很安靜,呼吸微弱,綿長,像大草原上的露水一樣乾淨。

在它生命的最後日子,它跛著腳,慢慢地虛弱地走了很多路,回到了出生地,馬賽馬拉大草原北部的「雙渡」地區,倒在了從小玩耍和長大的草地上。

它永遠留在了偉大的馬賽馬拉。

它留給了我們,持久的力量、永無止境的意志力、活下去的純粹信念和膽量。

@Sandia Stuppardt

昨天,非洲圈裡對于「刀疤」的悼念刷屏了。「大貓」圈裡幾位朋友,真的是難過到「崩潰」(devastated)的程度。

粉絲深深遺憾的是:遇見它時,還懵懂;熟知它時,無知己。

時不我待。

傳奇和時代一樣,終歸要風水流轉。戰神與單純的美獅王不一樣,代表著生命的頑強和尊嚴。在這個復雜的時代,愈發不容易出現了。

嗟乎,英雄末路,美人遲暮。

「刀疤」的兄弟莫拉尼

最後,附上一張我個人最喜歡的「刀疤」肖像,攝于2020年2月。那時,「刀疤」16歲(或者13歲),垂垂老矣。但王者氣質和戰神氣場卻破屏而出。

生命本身,就是一場傳奇。痛苦和歡樂,互為伴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