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威脅70億美元經濟,令湖鱒減產98%的嗜血寄生魚,有多恐怖?

sunai 2022/09/09

這麼多年來,《林中小屋》里的芭蕾仙子一直是我覺得最屌的電影原創恐怖角色,雖然就出現了幾秒。

海七鰓鰻

海七鰓鰻是現存40多種七鰓鰻中的杠把子,體長可達1米,它們算是最原始的魚形目動物,在地球上生活了超過 3.5 億年,是在不少于四次重大滅絕事件中幸存下來的。它們的構造也足夠原始,足夠奇怪。

海七鰓鰻和鯊魚很像,雖然長得威懾力十足,但都是軟骨頭;左右兩邊的鰓孔實在離奇;它們會像鮭魚一樣到淡水上游中產卵,長大后返回海水;又像青蛙一樣會經歷變態發育。

然后是它們掉san值得嘴巴,圓盤狀的嘴巴上充滿了角蛋白構成的同心圓牙齒,可以將自己牢牢固定在獵物身上,然后伸出喙狀的舌頭刺入肉體,大口喝血。

雖然聽著賊狠,但海七鰓鰻的存在,其實在原生地來說是一個福音,它們的幼體可以作為多種水生動物的食物;幼體生活在河床上,會充當分解者,分解其他動物無法食用的死亡或腐爛物質,幫助營養物質在食物鏈中循環。

海七鰓鰻長大要回到海洋時,許多動物會在河口等待這批七鰓鰻的涌入來敲響食堂開飯的鈴聲。

從小被吃到大后,真正進入海洋生活的海七鰓鰻數量多不到哪里去,而且海七鰓鰻很有劫富不濟貧的俠氣,它們跟大部分魚都和平共處,只找大魚寄生,這些大魚能抗下它們的硬核親親而不會輕易go die。

但當它們被迫成為入侵物種,那就很恐怖了。

海七鰓鰻如何成為五大湖的惡棍

1880年代,海七鰓鰻因為運河的修建,稀里糊涂地從原產地進入了五大湖后。這里天敵很少,七鰓鰻以一次100000顆卵的速度,在五大湖中繁衍生息。與此同時,該地區的漁業崩潰了,湖里的魚跟海七鰓鰻都不熟,而且它們個頭自然沒有海里的大,18公斤以下的魚經不住海七鰓鰻的硬核親親,被嘬幾口直接嗝屁。被海七鰓鰻攻擊的魚類死亡率為 40% 至 60%,即使存活下來,受傷的魚在愈合上花費的能量比產卵和交配上的能量更多,導致魚類數量下降。

1940年代,美國和加拿大每年在五大湖上游捕撈約6803噸湖鱒。但到了 1960 年代,這一數字下降到136噸,僅次于過去的 2%。

七鰓鰻防治與管理

那不行啊!涉及到錢了!1954年,美國和加拿大聯手成立了一個名為五大湖漁業委員會(GLFC)的組織。這個組織名字很宏大,目的卻只有一個:殺死海七鰓鰻。

科學家篩選了7000多種物質后研制出了兩種只針對海七鰓鰻的毒藥,這些毒藥主要由3-三氟甲基-4-硝基苯酚 (TFM)構成,對大多數魚是無害的,會被自然降解。每年,野生動物官員將大約79噸這種毒液傾倒在流入五大湖的溪流中,這會殺死98%的海七鰓鰻幼體,官員們還依靠小型水壩或屏障來防止海七鰓鰻向上游遷移產卵。

在每年大約2500萬美元的花費下,海七鰓鰻曾經每年在五大湖中摧毀超過45359噸的魚,但現在因它們而死的魚還不到4535噸。

科學家們現在正在探索更有創意的方法來抑制海七鰓鰻,包括應用氣味和信息素勾引海七鰓鰻到陷阱中,還有進行絕育。

現狀和原住民遭殃

對海七鰓鰻的控制是很有成效的,目前五大湖中的海七鰓鰻總數跟50-60年前差不多,并沒有再增加下去,這得力于不斷地控制。

但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和疫情,這兩大人類培養的雙煞襲來,穩定的控制似乎受到了波動,科學家們開始對湖泊中的七鰓鰻種群進行建模,以了解溫度、天氣、控制措施等方面的變化如何影響七鰓鰻種群水平。

那干嘛不干脆全部殺光就完事了?

因為五大湖是有原生的其他七鰓鰻的,這些手段并沒有高明到能區分開不同七鰓鰻。因此開發一種對海七鰓鰻有害但對本地物種不致命的化學控制劑是五大湖漁業委員會的首要目標之一,目前是只能一視同仁,畢竟影響的漁業產量真的有點夸張。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