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蛇中大貓熊」莽山烙鐵頭究竟有多珍稀?憑什麼一條100萬?

sunai 2022/08/07

莽山烙鐵頭,是我國獨有的一種毒蛇,雖然是毒蛇,但它卻廣受歡迎,有「蛇中大貓熊」的稱呼,在黑市上一度炒到了100萬一條的價格(抓捕販賣莽山烙鐵頭都是違法犯罪行為)。

那莽山烙鐵頭究竟有什麼神奇所在,為何國外不惜重金也要得到它呢?

莽山烙鐵頭

莽山烙鐵頭在當地具有神話色彩,在瑤族人的傳說中,瑤族人是女媧的直系后裔,而女媧是人首蛇身的形象,其中瑤族人繼承了女媧人性的一面,「小青龍」繼承了女媧蛇性一面,在瑤族人看來,「小青龍」就是他們的兄弟。

在很長時間以來,人們一直認為「小青龍」是神話中的生物,并不存在。但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時,當地著名蛇醫陳遠輝遇到了一名蛇傷患者,而這名蛇傷患者讓陳遠輝犯了難。

我們知道,不同的毒蛇毒液成分不同,有的含有血循毒素,有的含有神經毒素,有的含有混合毒素,不同的蛇毒成分,發作時的癥狀也不同。

比如:血循毒素會讓人疼痛難忍,被蛇咬傷后難以行走,著名的「五步蛇」使用的就是血循毒素,被它咬傷后難以行走5步,因此得名;烙鐵頭也是如此。

神經毒素則會讓人昏迷,嗜睡,疼痛感反倒沒那麼強;混合毒素則是混合了這兩種不同的毒液成分。

正是因為不同的毒蛇毒液成分不同,所以在就醫時,醫生第一步要確定的就是毒蛇品種,確定之后才能知道毒液的成分,以及可能會出現的癥狀等,唯有如此才能根據這條蛇的特點對癥下藥。

陳遠輝當時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蛇醫,經他手治療的蛇傷患者幾乎沒有死亡案例,但當他遇到這名蛇傷患者時,仍舊犯了難,因為據傷者描述,咬傷這名患者的是一條「頭似烙鐵、通體墨綠、尾巴泛白、手臂般大」的毒蛇,但是當地誰也沒見過這種毒蛇。

并且,這個毒蛇的毒液非常致命,陳遠輝耗時一個月左右才將這名蛇傷患者徹底治愈。

他憑直接感覺到,咬傷這個人的毒蛇一定不簡單,于是他開始尋找這種毒蛇的痕跡,附近有人知道他在找這種尾巴有一截白色的毒蛇,也會幫助他尋找。

就這樣5年過去了,這條尾巴帶有一截白色的毒蛇仿佛銷聲匿跡了,再也沒有出現過。但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天林管局的工作人員在莽山發現了一窩蛇,蛇全身布滿黑褐色和墨綠色的花紋,尾巴有一截白色。

知道陳遠輝在尋找這種毒蛇,于是告訴了陳遠輝,陳遠輝聞訊趕來,終于見到了心心念念5年的毒蛇。

陳遠輝帶著其中一條蛇,前往成都中科院生物研究所,找到了著名的兩棲動物爬行專家趙爾密教授,讓他幫忙鑒定該蛇的品類,結果兩人發現,這竟然是一個新品種。

兩人對其進行過研究之后,對外發布這種蛇,并命名為 「莽山烙鐵頭」。

只是很不幸,莽山烙鐵頭剛被人們發現,就瀕臨滅絕,整個種群數量還沒有大貓熊多,隨時有滅絕風險。

莽山烙鐵頭對外公布之后,因為花紋非常漂亮,而且非常稀有,名氣逐漸升高,一些國外動物園也想要莽山烙鐵頭吸引顧客,但他們并沒有通過正規途徑引進,于是打起了歪門邪道的注意。

莽山烙鐵頭的科研價值也極高,國外一些科研機構,想要搶在我國之前發表關于莽山烙鐵頭的重磅級論文,但他們也沒有想要通過正規途徑獲得蛇,而是高價引誘當地村民,以至于莽山烙鐵頭在黑市上價格水漲船高,最高時,甚至達到了100萬一條。

在上個世紀90年代,我國莽山烙鐵頭外流嚴重,受利益誘惑,人們上山抓蛇,甚至還偷走了博物館正在展出的莽山烙鐵頭。

莽山烙鐵頭的保護

莽山烙鐵頭雖然是毒蛇,但在上個世紀90年代時盜獵非常嚴重,在2008年南方雪災時,又遭受一波打擊,可以說生存條件非常不樂觀,如果不加以保護,它們很可能剛被人們發現,就要滅絕。

盡管莽山烙鐵頭在1994年被列為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行動計劃》將莽山烙鐵頭蛇列為一級優先保護蛇種;1996年,國際保護組織IUCN(世界自然保護同盟)將該蛇列入《紅色名錄》;2004年,國家林業局發布的「中國11種比大貓熊還瀕危、急需拯救性保護的野生動物」的名單。

但在當時,莽山烙鐵頭仍沒有列為具有法律意義上的國家重點保護動物,導致對偷盜、偷獵者懲罰不足,再加上高價誘惑下,大量蛇種外流。

為了制止這種行為,也為了更好地保護莽山烙鐵頭,后來我國將莽山烙鐵頭列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還 將它們生活的區域列為保護區,保護它們所在的棲息環境和生態系統。為了向公眾科普莽山烙鐵頭,它們還有自己的展館,普通游客也可以進入觀看。

至于人們擔心被莽山烙鐵頭咬傷的問題,其實不用過于擔心,一方面是因為它們數量稀少,只有300-500條;另一方面,莽山烙鐵頭只分布在莽山以及周圍地區,遇到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還有,莽山烙鐵頭其實非常懶惰,如果不是故意激怒它們,它們不會主動傷人。

現如今,在人們的保護之下,莽山烙鐵頭重煥生機,當地人也都知道了蛇的重要性,沒有發生過盜獵的事情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