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太可憐了!澳洲放生28只食肉動物到小島,6000只企鵝被吃到滅絕

sunai 2022/09/22

2012年之前,在澳大利亞的瑪麗亞島上,住著3000對可愛的小藍企鵝,它們在這里嬉戲潛水,捕食魚蝦和魷魚,與另一種大型鵝類蠟嘴雁一起,過著自由自在,無憂無慮的生活。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鵝有旦夕禍福,2012年為拯救澳大利亞飽受疾病折磨的另一種動物,沒有任何人向它們征求意見,28只袋獾就被放生到了這個島上,島上土著動物們的噩夢也就此開始了。

袋獾,又叫塔斯馬尼亞惡魔,是一種純粹的肉食動物,自從塔斯馬尼亞袋狼滅絕后,它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型的食肉有袋類動物了,平均體重達8公斤(雄)和6公斤(雌)。袋獾體型和一只小狗差不多,但粗矮肥胖,體型壯碩,肌肉發達,而且按體型來說,是現存哺乳動物中咬合力最強的,戰斗力爆表,可以說是袖珍型的斗牛犬。

袋獾是機會主義的掠食者,逮什麼吃什麼,最喜歡的是另一種有袋類動物——袋熊,也就是世界上唯一把拉粑粑當做藝術創作,拉成立方體形狀的那位——如此優秀的粑粑藝術家,卻淪為袋獾的食物,不得不說是牛嚼牡丹,暴殄天物啊。

既然是機會主義掠食者,袋獾當然不僅僅滿足于袋熊一種口味,它們一天要吃掉相當于體重15%的肉食,如果獵獲豐富,甚至可以在半小時吃掉多達體重40%的食物,所以很多小型動物都遭了殃,包括鳥類、蛙類、魚類和爬蟲類,甚至人類的家畜如綿羊也照吃不誤。

當然,袋獾更喜歡不勞而獲,哪個地方有死去的動物了,它們往往也會疾速趕到,大快朵頤,甚至連毛皮和骨頭都不放過,所以袋獾被認為食腐多于吃活物。一些農民對此也非常歡迎,因為這意味著那些危害家畜的昆蟲就找不到食物,不得不到其它地方討生活了。

袋獾雖然如此強悍,但在更強悍的澳洲野犬和人類面前,就完全不值一提了,澳洲土著居民和澳洲野犬一直獵殺袋獾為食,數百年前就將澳洲大陸上的袋獾剿滅一空,袋獾不得不撤到塔斯馬尼亞島建立最后的避難所。

然而歐洲殖民者來到塔斯馬尼亞后,更是驍勇善殺,除了將袋狼趕盡殺絕外,對味道如小牛肉般的袋獾也情有獨鐘,再加上袋獾會捕食家畜,人們借機痛下殺手,從1830年開始后的一個世紀,最后避難所的袋獾也被剿滅殆盡,眼看這個種群就要步袋狼的后塵,徹底進入地球滅絕物種名冊了。

好在袋狼的滅絕終于讓人們良心發現,1941年保護袋獾的法律生效,塔斯馬尼亞袋獾的命運出現轉機,到目前為止,已恢復到了約1萬到10萬只。2020年,26只袋獾被安置到新南威爾士州,終于在滅絕數百年后重新踏上了澳洲大陸。

但袋獾卻命運多舛,1999年的時候,其種群中爆發了嚴重的面部腫瘤病,影響進食,終至饑餓而死,患病的袋獾一年到一年半的死亡率高達100%,導致種群數量急劇下降,塔斯馬尼亞65%的袋獾受到影響,在2005年被列入易危物種,認為終有可能滅絕。

于是一個可怕的方案被提出來了,這就是收容一些沒有染病的袋獾,送到塔斯馬尼亞首府荷巴特市郊的保育區,以及前面所說的瑪麗亞島,小藍企鵝做夢也沒有想到,滅頂之災就這樣降臨了。

放生竟然放食肉動物,瑪麗亞島上的動物們內心一定是崩潰的。我曾在一個佛門寺廟的放生池里,看到無數的巴西龜、鱷龜,一只鴿子到池里飲水的時候,就被鱷龜拖下了水。

2012年,28只逃離疫區的袋獾被放到了瑪麗亞島。很快它們就發現自己來到了天堂,在島上動物們身上大肆盛宴,吃得膘肥體壯,6000只小藍企鵝無路可逃,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一只一只悲慘地淪入獾口。

雌性袋獾生長迅速,兩歲就可發情產仔,每年都能生一胎,每胎可產20到30只,但由于袋內只有4個乳頭,因而只可以有4只擇優存活,雌性存活幾率比雄性更高。袋獾媽媽更是盡心盡力養育子女,幾乎要近一年才會完全放手,但一放手又開始準備下一胎了,每年只有六周時間完全屬于自己。再加上沒有天敵,袋獾在島上的發展也非常迅速,2016年就超過了100只。

小藍企鵝悲慘的命運就此注定,根據非營利組織BirdLife Tasmania最近的調查,它們的種群已經從瑪麗亞島上徹底消失了。僅僅9年的時間,6000只種群的小藍企鵝,就全部重組為28只袋獾及其后代身上的組織和細胞,以及地上植物們的肥料。與它們命運相似的,還有一種大型鳥類蠟嘴雁,只不過它們會飛,終于背井離鄉,遠遠地逃離了這個噩夢之島。

以前還有人提議,地球變暖導致北極熊覓食困難,可以把它們放生到南極去。看看袋獾和企鵝,再掂量掂量北極熊和企鵝,你是不是已經心生寒意,想要吐三字經了?

一個物種的興起,往往是以其它種群的衰落為代價的,塔斯馬尼亞袋獾和小藍企鵝的命運就是最好的證明。當然我們可能還沒有意識到的,是某個自詡為智慧生命物種的興起,已經導致了整個地球尺度上,所有其它種群的衰落。但又能如何呢?小藍企鵝逃不出瑪麗亞島,其它物種又能逃出地球嗎?

用戶評論